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海上——读《白鲸》有感


野兽的复仇原则:谁撕裂我的肢体,我便要杀死它;谁践踏我的尊严,我便要战胜它;谁从我手中逃脱,我便要不惜代价寻找它。“你们看见白鲸吗?”可曾有人这样问过你。


这是一本我真真切切翻看过无数遍的书籍,吸引我的,不是主人公实玛丽,不是白鲸恶魔莫比,而是残疾暴力的老船长——亚哈。亚哈在一次猎击中给莫比迪克咬掉了一条腿,因此,他满怀复仇的念头,一心想追捕这条白鲸,竟至失去理性,变成一个独立专行的偏执狂。他将白鲸看成人间万恶之源,发誓要到天涯海角去追逐它。长期的海上颠簸生活,历经千难万险,终于遇到白鲸,经过三天三夜的恶战,总算了结了这条白鲸。三天三夜,他们战的昏天暗地,战的酣畅淋漓,战的了无牵挂,战的——只剩一人也不悔!他的恨撼天动地。以至于海洋虽然广袤,要容纳他的恨、他炙热的愤怒、他不屈的誓言,却仿佛还是太过于狭窄。先驱告诉我们,爱是人类生命的动力,但在亚哈身上,恨就是他灵魂的根源,他依靠恨获得不朽,就像历经丰功伟绩的赫拉克勒斯在熊熊焚身的火光中获得不朽一样。恨,让他在海上坚持寻找莫比几十年,也是恨,是得以让他最后也葬身于海上,连带着众多船员一起!


人一旦置身于自然中,唯一的选择,就是充当征服者。亚哈是人类在自然面前的代表,是人类派来征服自然的。他是普通的人,却有着普通人所没有的坚毅刚强,但他又是一个疯狂、自私、刚愎自用的人。而他并不是像唐吉诃德的那般疯狂豪勇。“人类征服自然的过程是由无数个剿灭白鲸一样的过程组成的,每一个过程都有一个亚哈作为领袖。这领袖非亚哈莫属。因为亚哈既强大威严得像一个神,又确实是一个人。”有人这样描写亚哈的内心“我要找到你。走遍整个世界我也要找到你。走遍好望角,走遍合恩角,走遍挪威的大涡流,走遍地狱的深渊。假使你是太阳,我便要它陨灭;假使你是风,我便与无形者搏斗。我要去天涯海角追击你,直到你喷干黑血,落尽鱼鳍。”这一段,看的人心潮澎湃,连声叫好!“直到你喷干黑血,落尽鱼鳍!”大有誓不罢休的无谓精神!将亚哈的内心描写的这样透彻,豪壮的也就这一段!


在作者笔下,虚拟的大海与真实的大海相去甚远,亚哈的大海永远是变幻莫测、充满险恶的,它是冷酷恶毒的,它有幽灵似的白浪滔滔的水面,即使晴朗的天气,在它那一派蔚蓝的、柔和的底里,也隐藏有一种邪恶的魔力。这就是“大寿衣似的海洋”,一切邪恶皆来自它的最深处,它孕育了凶残无比的大白鲸,还有嗜人血的抹香鲸,而大白鲸在大海中横行无忌,简直就像个蠕动的大魔王。亚哈和莫比是一对尖锐矛盾的存在,而最后他们又是这样的相像,冷酷,无情,暴躁,无谓等等,好似在追击中,他们也变得相似了。


亚哈最令我着迷的地方,便是执着到丧命的大无畏精神,在我这里,他是一个传奇人物,从未见过像他这样执着的人,他这一辈子,仿佛只有一件事,而这一件事他做了一辈子,幸运的是,恰好,做完了啊,他这一生不留遗憾,而我,也不必替他遗憾!即使亚哈、魁魁格,还有斯达巴克他们,将永远不能回到南塔开特了,但对于他们来说,大海,才是他们真正的故乡!


   古之成大事者,不惟有超士之才,亦有坚忍不拔之志.——苏轼人生的道路是因为坎坷而曲折才美丽,如果一个人从没有过失败,那他就也不会有真正的成功.只有迎难而上,尽自己的全力爬上了山峰,你的人生才会变得辉煌,那时,你一定会看到胜利后的美丽!“有些人死在退潮里;有些人死在浅水滩里;有些人却死在洪水里。”——第一百三十五章,亚哈最后一次追击白鲸时,对阻拦他的大副斯达巴克说道,而我,愿在汹涌的洪水中奋力拼搏,而不愿在浅水滩中无力摸索!人生,假使不拼搏不奋斗,不战胜巨大的艰险,人生,哪里会绚烂呢!

 


姓名:操雨诚  班级:高二(一)班